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【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】(17)【作者:择日扬帆】
【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】(17)【作者:择日扬帆】
字数:514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十七章再见了前妻

  太熟悉这个味道了,整整陪了我五年,我贪婪的吮吸着她送过来的香舌,既然决定了要陪她一晚,就不要再去纠结她跟其他男人睡了多久这件事。所以我需要忘掉所有的不愉快,开开心心和她度过这一夜,满足她一切!

  我一下子就翻身抱住了她,俩人紧紧地拥在一起在宽大的床上滚来滚去,我的外衣,衬衣一件一件的落在了床下,内裤也被她扯了下来,雄壮的阴茎抵在了她的胯下。

  彼此收回了舌头,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,进来吧!说完她就分开了自己的腿,一只手像灵蛇一般滑到了我的裆下,握住了了我的阴茎。

  哇,还是这么硬,这么大!王琴在我耳边撕咬着我的耳垂感叹道!

  我笑了笑,任由她捏着我的阴茎在她阴唇上挑动磨蹭。没几下,王琴已经开始哼哼了,你还爱我吗?她的唇在我脸颊上掠过,边吻边问。

  爱!我含混不清的答应着,感觉王琴已经在把阴茎往她阴道里拉了!我也爱你!王琴略带呻吟的回答我,我要你!

  还是那么湿热温润,只是太长时间没有进去过了,感觉总有那么一点怪怪的,不知道是期待还是紧张,也或许还有些不习惯,故地重游的我居然有些疲软,刚才还硬邦邦的,现在却有点不给力了,抽动了几下便有滑出阴道的感觉。

  王琴感觉到了阴茎的变化,轻声的问我,怎么了?

  没什么,可能有些不习惯了,我有些懊恼的说到。

  那我给你亲亲吧,王琴说完便让我躺到了一旁,俯身趴到了我胯下,用手飞快的给我撸了几下,然后扶着直立的阴茎,用嘴唇和舌尖轻轻地吻着阴茎,从根部一直舔到龟头尖,然后红唇一张,包住龟头吮吸几下。就这样过来来回回,不停地舔着我的阴茎和蛋蛋,她不急于把阴茎含在嘴里吞吐,这都是前些年她在岛国片里学到的。

  好久没有享受到这么爽的口交了,我的阴茎在她口手协助之下,很快就再次坚挺!王琴亲了一阵子后,感觉到硬度已经足够了,于是她起身坐到了我胯上,扶着阴茎仍旧是在自己阴唇上磨蹭了一阵子,对准蜜洞口,身子一沉,鸡巴就全部插入了她的阴道。

  王琴的阴毛很少很少,就那么几根,所以我看得清清楚楚,阴茎在她肥厚阴唇的包裹下时隐时现,阴蒂已经膨胀,粘上了淫水显得亮晶晶的。她的手不时的拨弄着自己的阴蒂,挺着坚挺而丰满的胸口快速的运动着,嘴里发出哼哼啊啊的声音。

  不一会儿,我感到她的手来拉我的手,嘴里还说着,来捏我的奶子!我的双手很快就攀住了那对曾经令我引以为豪的乳房。还是那么柔软,我闭着眼用手仔细的感受着,想找出这对乳房跟美香,小袁,还有何小兰她们几个乳房不同的地方。王琴的乳房最大的优点还在于没有一丝下坠,立起身体的时候翘得很高,而美香跟何小兰的却都下垂了,虽然大,但是都耷拉在胸口的,小袁的更不要说了,她的胸永远不会下垂。

  阴茎在她体内进进出出,但我总觉得今天有股怪怪的力量让我没法集中精力,总会跑心。这怎么回事啊?

  不一会儿,阴茎再次疲软,王琴也下来了,有些哀怨地说,你今天是怎么了?
  我也不知道啊?

  你是不是昨晚过度了?王琴开玩笑的说,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,你才过度了呢!

  王琴又开始用手给我撸,笑着对我说,你一定在那边找了个女人吧!

  我没理睬她,只是闭着眼,见我不说话,王琴笑着说,怕什么,找了就找了,还怕我知道啊?

  我依旧不会回答他,她见我不说,只好又俯下身给我口交。

  突然她起身对我说,你等一下,然后打开一只皮箱,翻了一下,拿出一条黑色透明的低腰内裤,在我面前展示了一下,穿了起来。

  以前你最喜欢我穿着这条内裤让你日了,我一直没舍得丢!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句,妈的你跟那老东西也没少这样玩吧?

  说完王琴把内裤的裆底拉到了自己的屁股墩上勒住了,敞开阴部对着我岔开了大腿,对我做了个鬼脸说,你看!是不是这样子,看着她这诱人的姿势,我笑了笑说,还是那么搞怪!

  那你来亲亲好吧?王琴半跪着轻轻的用指尖抽插着自己的阴道,一边哀求的说到。我靠,被那老东西干了一年的骚逼还让我亲?想得美你!可是转过头来一想,自己的阴茎不也进了几个女人的身体了,她还不是亲了的,于是我努力控制住了内心的抗拒,把她的屁屁垫高,先用手指轻轻地给她抚摸。

  王琴在上面不是很乐意,不停地扭动身子,娇媚的说,别摸了,快亲啊!
  我靠不用这么着急吧?那老东西才进去三个月了就饥渴成这样,那你要是像美香那样十几年没男人碰,那还不饥渴死啊?妈的,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!
  嘴终于又一次亲到了曾经属于我的阴唇,舌尖还是慢慢侵入了阴道,慢慢向她的阴蒂扫去。以前她最喜欢我吮吸她的阴唇了,说我的嘴特别厉害,能让他欲仙欲死。这也正是我后来喜欢给女人舔阴的缘故。

  王琴自己揉捏着自己的乳房,随着我的吮吸和拨弄轻声哼哼着,不停的说,* 猪,好舒服。* 猪是以前我们做爱时她对我独有的称呼。听了她这么一呼喊,勾起了以前很多回忆,有我们初尝禁果时的慌乱,第一次意外怀孕时的惊恐,第一次野战被人发现时的刺激,以及第一次知道她出轨了后,她虚伪的床上表现,往事历历在目。

  所有的一切都将在今晚划个句号了,管他谁对谁错,结局已经不能改变,唯有珍惜好眼前,才能更好的把握将来。

  我卖力的在她阴部亲吻着,舔弄着,她的阴唇,阴蒂,菊花,还几度掠过大腿根部亲吻了她的腿,膝盖。王琴已经有点把持不住了,浑身轻轻颤抖,跟她这么多年了,她的这些秘密我心知肚明,我故意挑逗着她所有的敏感点,让她找回那曾经的欲仙欲死的感觉!

  没多久,我感觉到她的手开始按住我的头,让我的鼻尖紧贴在她的阴唇上,自己前后摇动起来,鼻尖摩擦着阴唇和阴蒂,我也急促的呼吸着,时不时地用舌尖在拨弄几下,王琴嘴里这时发出啊啊的叫声,身子开始发硬。

  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,便使劲用舌尖舔她的阴蒂,一刻都不停歇,随着她的腹部剧烈的收缩,阴道里的水一股一股的涌出,我的小胡子,我的下巴上弄得到处倒是,我随手抓过被单,擦了擦。

  王琴已经瘫倒在了床上,眼神空洞的望着屋顶,嘴里哼哼着,* 猪,你还是那么厉害!

  我去,这还用说吗?我永远都是最厉害的,是你自己不珍惜,放着这么威武的老公不要,偏要去找个连走路都直不起腰的小老头,活该饥渴死你!

  想到这里,我还有了些优越感,她的后悔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,于是我不顾她浑身软绵绵的,拉起她翻身跪趴在床边,高高的撅起屁股,我站在她身后,阴茎刚好对准了她的蜜洞,不由她挣扎,一个猛子就扎了进去,这一次我没有像刚才那样疲软,因为有一条内裤还勒在她的屁屁上,这是我曾经最喜欢的体位和情调!

 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我的撞击越来越猛烈,她的身子随着我的冲击而前后摇曳,胸口那对奶子也不停地波动,叫声也越来越妩媚,不停的扭过头来冲着我说,* 猪,好爽,别停下!

  我靠,你以为是我机器人啊,别停?你来啊!我都处于大脑空白阶段,就知道一个劲的抽插了。心里满脑子都想的是我要日死你这个骚货,妈的给老子戴绿帽子,让我抬不起头来,看我不把你弄死!

  暴怒中,我抱着她的屁屁,随着她不停地扭动身子,啊啊啊的狂叫着,我把一股股精液射进了她体内。

  定了定神,我抽出半硬的阴茎一屁股就坐到了沙发上,喘着大气瘫坐在那里,王琴捋了捋散发,下床来跪在我面前,极为讨好的对我说,累坏了吧,好好休息一下,我给来你亲亲!

  龟头上还残留着精液,王琴也没有在意,把头发捋到了肩后,就用小嘴舔了起来。她让我从包里拿了些湿巾,捂在了她的阴部,估计是精液要流出来了。
  我注视着这个把第一次献给了我的女人,心里真的是五味陈杂,爱和恨交织在一起,老天为什么这么捉弄人,我们原本过着平静而简谱的生活,与世无争,说好了白头到老的,可如今却落成这样,天一亮就要天各一方,从此形同路人了。
  王琴把湿巾扔进了垃圾桶,双手把着我的膝盖,含着我变软了的阴茎,头前后俯仰,有节奏的吞吐吮吸着。

  我禁不住问她,琴,我就想知道一点,当初是什么让你那么绝情的离开我?
  她含着我的东西愣在了那里,沉思了片刻,心情沉重的说,反正都这样了,说出来也没什么了,你还记不记得广大通信给你的那两万五千块钱好处费?他后来知道了,拿这个来要挟我,不然就要检举到纪委,让你坐牢。所以我就答应他了,后来他又要我离婚嫁给他,否则就要将我和他干那事的照片公诸于世,我当时怕得很,没办法只能屈服,反正我那时已经不干净了,我不想让你戴一辈子绿帽子,所以坚决的离了婚。

  我听了以后,似乎这事还是因我而起?总觉得有些不像真的,可我也不想再听下去了,还是那句话,不管谁对谁错,到最后大家都是受伤害得。既然已经这样了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吧,一切都无法挽回,我也不想挽回!我淡淡的点了下头说,算了,你说什么我都信,走吧,洗洗休息了吧!

  那晚我们光着身子,她紧紧地搂着我,一只腿缠着我的腿,没有再说一句话,静静地,直到我俩都睡着了。

  东部天亮得早,4点过东方就翻起了鱼肚白,我醒了以后轻轻挪开她的手臂,下床到了窗户前。

  天空的深蓝慢慢消退变浅,泛起了金色的朝霞,我回忆起了我们那次在鼓浪屿旅游,也是迎着朝霞,在初升的太阳见证下,我第一次向她求的婚。时过境迁,没想到也是在这么一个充满朝气的清晨,却目睹了我们之间的诀别。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站到了我身后,抱住了我,头靠在我肩上,慢慢的说,* 猪,你是我第一个真爱过的男人,我会记住你的!

  我摸了摸她的脸说,再回去睡会儿吧,你昨晚都没怎么睡好!

  她呢喃着说,我要你抱着我睡!就一会儿都行!

  我们又回到了床上,我从后面抱住了她侧卧着,男人清早正常的反应让我的阴茎抵在了她的屁屁上!

  我这时真的很尴尬,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又暴露了我的意图。王琴扭过头,一只手背过来握住了阴茎,微笑着说,它好坏,还是每天早上要硬一阵子!

  我只能嘿嘿笑了一下,王琴翘起了屁屁,媚眼一笑说,来吧!说完又把裤裆扒到了屁屁上,露出了阴道口。

  我轻轻的摩擦着她的阴缝,没几下就感到了湿润,于是便慢慢插了进去,轻轻抽送起来。随着我抽插的力度加大,她开始哼哼唧唧呻吟了起来,一直持续了很久。

  * 猪,还记得你给我买的那条皮裤吗?王琴突然轻声地问到,我咋会不记得呢,那是我特意找了好几个地方才买到的紧身皮裤,回家后把裤裆拆开了,成了开裆裤,叫她穿上让我日,特别有情趣!

  想不想我穿上再来一次?王琴有些害羞的说道。

  算了,我心里真的不愿意再去想起那些场景,我怕自己会因为这些美好的回忆而对她念念不忘,再说我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女人,还有一个性伴侣,不能再和她有什么瓜葛了。

  算了吧,时间不早了,就这样吧!我委婉的拒绝了她,然后双手抱着她的乳房从后边继续抽插着她,她的屁屁撅得很高,我的动作很流畅,没有一丝阻挡,吧嗒吧嗒的抽插声充斥着整个房间,她再次开始了轻声哼哼,嘴里含混地说,*猪,我还是觉得你对我最好了,你能给我个机会重新来过好吗?我一定全心全意对你,天天都这样伺候你,好不好?

  我听了心里一震,我要是和你破镜重圆了,那美香她们怎么办?再说了小袁肚子里有了我的骨肉,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抛弃她们母女,我做不到!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没有机会了,可我该怎么给她说呢?

  想了一会儿,我一边干着她一边说,我还没想过这些事,你得让我有个适应的过程,说真的我一时半会儿还难以真正的重新接受你!说完我停了下来,我知道我这么一说,基本上也就是堵死了她的想法。

  果然,她的泪水再次盈满了眼眶,然后捂着脸伤心的哭了起来。我起身坐在她身边安慰着说,你也别这样,说不定你过去了会遇到比我还好的人呢!随缘吧,如果我俩缘分真的没尽,那我们一定还会在一起的,行了,别哭了,该起床了,早点去机场吧!

  我拉起她往卫生间走去,这个气氛下也没有再做的心思了。洗漱完毕,昨晚打湿的裤子已经干了,我俩都穿戴完毕出了酒店。

  我还是决定送她到机场,一路上她的头一直靠在我肩上,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,低垂着脸,眼睛红红的一言不发。

  换了登机牌,要安检了,我送她到警戒线,对她说,记住我的话,好好工作,自己多注意身体!

  王琴红着眼对我说,我会的,你也爱护好身体,我会给你打电话的。

  我心里想,这可怎么行,一年多没联系过了,我的生活都趋于平静,这时候你隔三差五来个电话,我该给家里两个女人怎么解释。

  但嘴里还是说,行!那就一路顺风了!

  王琴点了点头,泪水再次夺眶而出,走了几步,转过身哽咽着对我说,我在那边要是过得不好我就来找你!

  这句话真的把我吓住了,这女人,一步一个绝杀啊,难道我他妈还真躲不过了吗?我操!

  我赶紧对他说,快进去吧,我还是那句话,如果缘分还没尽,我们还会重归于好的,心里却想,早知道昨晚就不答应她见面吃饭了,现在弄成这样,以为我还会接受她,麻烦死了!

  适逢昨夜九寨沟地震了,在此祝福家乡的亲人们平安!平安九寨沟!平安我的亲人们!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